• 首页|
  • 时务|
  • 区县|
  • 文体|
  • 时事|
  • 观察|
  • 理论评论|
  • 专题|
  • APP下载|
  • 大蛇2免费观看 ,下载老版本天天看视频

    来源:朝阳日报

    POST TIME:2020-4-9 20:31

    8月27日,齐鲁晚报获评“亚洲品牌500强”。8月26日,我代表单位,抵达香港领奖。 从没有想过,去趟香港会收到这么多的问候电话和信息。上次这种待遇,还是2008年汶川地震,我在现场采访时。 从26日到29日离开,在香港呆了整好96个小时。 走进香港才发现,现在的这里,既是想象中的那样,又不是想象中的那样。 发生侮辱国旗事件的香港海港城,已没有往日熙熙攘攘的游客。 平静下的伤痕 小时候看香港电影和电视,印象最深的就是尖沙咀、佐敦道、弥敦道和旺角。每次来香港,不论住在哪里,都会抽出时间到这些地方走走,在路边小店吃顿饭,算是找找儿时的回忆吧。 这次也不例外。26日晚上7点多,我从尖沙咀沿着广东道走,一直到弥敦道,一切看起来那么平静,大街上没有看到警察,没有看到警车。 “仅仅从外表上,根本看不出来香港有什么变化。”从北京来参加会议的张女士说。 海港城里的人也稀稀拉拉。在前几天刚刚发生暴乱的弥敦道,也没有看到警察和警车,但道路中间的隔离墩上,却被暴乱分子写满了标语,如同伤痕一样,一直在那里存在着。路上时常有穿着黑色上衣戴着黑色口罩的人走过。虽然还不是太晚,弥敦道以及周围几条繁华的街上,有的店铺已经关门了。 荃湾入夜后的街头,游客寥寥。 荃湾的情况亦是如此。27日傍晚,我来到荃湾。这里是25日晚上警察向天鸣枪示警的地方,因为当时警察受到了严重的威胁。荃湾看起来也很平静,但仔细观察,有的店铺已早早关门。一位店员说,有麻将馆和其他店铺被暴徒砸开,破坏了很多东西,最近晚上生意也不好,还不如早点关门回家。 维多利亚公园的一个座椅在前几天的示威中被极端分子破坏。 维多利亚公园,有一个座椅被暴徒砸得扭曲变形,在小道旁边静静地躺着。 与之相比更为严重的是,由于暴徒的行为,让很多人都多了一份敏感和警觉,让游客也多了一份不安全,这与曾经那么有序的香港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在油麻地附近的一条繁华街道,不知道是不是有人恶作剧,几个人齐声喊了几句口号,路人驻足观看,寻找声音的来源。很多店铺的店员也都站到了门口。一位店员说,只要有人聚众闹事,为了安全起见,他们就会关门下班。 这样的香港,已不是我认识的那个香港。 有人悬赏百万港币捉暴徒 在香港的4天,只要有时间,我就会到街上去看看。 爱国爱港人士在美国驻香港总领事馆前抗议美国对中国香港事务的干涉。 因为长得比较黑,穿黑色和深色衣服,是我多年来的习惯。26日在花园道附近,碰到一群爱国爱港人士正在抗议美国干涉香港事务,喊着“香港暴徒、美国制造”等口号。他们是遮打花园附近聚集后一路游行过来的,秩序井然。 我赶紧拍照拍视频,参加活动的香港市民揭玉群大姐很警觉,问我是干什么的,我赶紧解释。听着我带着北方口音的普通话,大姐乐了:“参加我们的活动,可不能穿黑衣服哟!” 活动结束后,我赶紧返回,换了一件深蓝色的T恤。 其实,香港大多数市民明白,这样动乱下去,对香港没有好处,最终受害的还是香港。 在一场游行活动结束后,爱国爱港市民给维持秩序的警察伸出大拇指。 几乎每天,各大报纸上都有社会名流、社团组织登报,呼吁停止暴力、恢复法纪。 8月26日,世界华人协会、香港潮属社团总会、香港佛山社团总会等,纷纷在纸媒上呼吁“远离暴力 守护法治 和衷共济 发展经济”。全国政协委员高彦明甚至登报连续发问:如果一旦香港乱了,经济垮了,那些企图搞乱香港的人,能给我们工作吗?能给我们孩子幸福吗? 27日,正大集团董事长谢国民在几家主流媒体封面版登报,共计16个字:“止暴治乱 恢复秩序 维护法纪 共促繁荣”。 27日还有人登报悬赏:举报尖沙咀和粤海大厦辱国旗,最高奖励100万港币;举报涂中联办国徽,奖励100万港币;举报喷黑立法会区徽,奖励50万港币;举报攻击及破坏立法会,奖励50万港币。28日恒生银行也在登报…… 黑衣人依然在闹,堵路、瘫痪地铁和公交、破坏商铺。这样反而让不少香港人逐渐明白了,这帮人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闹吧,总有闹不下去的一天。”在荃湾警察向天鸣枪示警的第二天,有香港媒体表示,这一枪,开得太迟。 黑衣人变形记 28日下午4点多,黑衣人开始在爱丁堡广场集合,他们过来的时候,都是穿着黑色上衣,戴着黑色口罩。基本上都是年轻人,很多看起来还不到20岁。 爱丁堡广场是纪念1941年到1945年为反抗日本侵华、保护香港牺牲的人。这些人如果泉下有知,不知作何感想。 晚上7时许,1000多人来到游行的终点站,他们开始在太古广场的玻璃上张贴各种标语。不少黑衣人还冲到了商场内,站到二楼几个高点上,监视着楼下的一举一动。当楼下喊口号时,楼上戴着黑色口罩的黑衣人,也一起喊口号。 大约一个小时左右,这些黑衣人骂骂咧咧地陆续离开了。我悄悄地跟在一名黑衣人身后,他很年轻,应该是个学生,从太古广场走出来500米左右,他从包里拿出一件蓝色T恤,一边走一边把蓝色衣服套在身上,用力地向下扯了扯,直到完全盖住他的黑色上衣。再过了一段距离,在一个灯光相对暗一点的地方,他摘掉了口罩,消失在夜色中。 在弥敦道、金钟、中环等地方,时常碰到黑衣人。他们中的大部分人,看起来都很年轻。 “我们香港的教育出了问题。”李萍(化名),29岁,在我住的酒店做服务员。她说,“我们这个年龄的人,都是相信中央的”,“没有中央,就没有香港现在的经济”,但现在一些年轻人被煽动起来了,花着父母的钱来抗议,他们很多人现在还不用自己挣钱养家。“游行也别影响我们,我有4个老人要养,不工作哪里有钱。” 提到黑衣人,一位出租车司机说,很多黑衣人还是孩子,他们应该赶紧回到课堂上课,香港教育上的一些问题,真应该反思了。 失去了暑假,还会再失去什么 “今年的暑假,真是完蛋了。”陈鸣(化名)是一家连锁店的负责人,店在维多利亚公园附近。由于是提供小孩子商品,她这里平时客人络绎不绝,假期还得排长队,不过现在一切都变了。在我和她聊天的25分钟时间里,只来了一位顾客,还没买东西。 豚王拉面,店面很小,却是中环威灵顿街上的一道风景,溏心蛋尤为出名。平时不排上一个小时半个小时的,很难吃上。这次我午饭点过去,里面居然还有空位子。 香港知名的莲香楼,下午茶的时间客人不多。 下午4点多,正是喝下午茶的时候,莲香楼上只有几个桌子有客人。我要了一份下午茶,店里的伙计居然有工夫和我聊天,这在过去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不过他们口音太重了,连说带比划,我也基本上没听懂他们说的啥。 “你看看那个五星级酒店的露天泳池,每天没有几个游泳的,却要有五六个服务员,肯定是赔钱的。”李萍说,他们酒店也受到了影响,大约少了三分之一的客人,去年发了三个月的工资当分红,今年估计不会发了。 不仅是他们,我也是受害者。原定28日返程,航班却取消了,只能改到29日。在回来的路上,航班空姐说,暑期原本是去香港的旺季,但今年暑期的航班很少满员,旅客下降了三分之一,往返机票的价格也低了不少。 香港旅发局总干事刘镇汉说,8月份到港的游客比去年少了一半。30多个国家和地区发布了香港旅游警示,这是前所未有的。香港旅游业的声誉、安全城市的美誉,不是一朝一夕建成的,真的很痛心。 不仅如此,为应对周末出现的暴乱,不少香港市民周末躲到了深圳,享受一下难得的清净。 “拜托你告诉内地的朋友,”在我离开陈鸣的店时,她突然叫住了我,很认真地交代说,香港还是很安全的,我们有信心恢复到原来的样子,让内地的朋友先周一到周五来香港玩,周六周日估计也快行了。 我终于登上了回程的航班:再见了,香港。 我还是喜欢你原来的样子:安静有序,熙熙攘攘。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记者 常新喜) 文章来源: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43285162924092739&wfr=spider&for=pc

    Copyright © 2000-2020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大蛇2免费观看 ,下载老版本天天看视频 sitemap